简介
article is introducet

决战东京奥运会——看竞技体育背后的万亿超级市场
时间:2020-01-26 03:25:08
发布者:智纲助手
所属领域:草根大会  
阅读量:200 

正文
article overview

决战东京奥运会,看竞技体育背后的万亿超级市场

——体育新经济

智纲智库上海中心 陶杰部 齐鸿正

东京奥运会,日本复兴的契机

2020年,日本东京将第二次举办奥运会,日本希望把奥运会作为催化剂,扫除持续15年的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事实上,日本战后的复生、崛起始终与体育脱不开关系:

1954年,摔角家力道山在擂台上击败美国摔角之王,让处于战败国的日本感到无比的自豪,有学者将1954-1957年之间日本迅猛发展的经济称为“力道山景气”。

1964年,东京举办奥运会,经济腾飞,1962-1964年间,日本的年均经济增长超过了10%。奥运投资过热导致1965年出现半年左右的萧条期,随后又进入高速路。1967年超过英法,1968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经济学家将其称为“东京奥林匹克景气”。
 
不仅日本,世界各国均以大型体育赛事为战略抓手。

体育搭台,经济唱戏

以体育赛事为核心的竞技体育是体育产业中的皇冠,用体育赛事来撬动经济杠杆,是现代体育产业的特征,在经历全球电视转播、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三次升级后,已经成为了体育及关联产业的助推器,为赛事举办区域带来大量的消费和投资。

消费:体育赛事举办期间,形成大量餐饮、娱乐、交通、住宿、旅游等方面的消费需求。这种短期内的集中消费,往往能拉动赛事举办地当月GDP大幅攀升。其中,给酒店业带来的影响最直接。以俄罗斯世界杯为例,世界杯期间外国游客人数的预估在150万左右,受世界杯影响,2018年至2020年前往俄各大赛事承办城市的游客总数将达1075万人次。2018年俄旅游业对GDP的贡献预计在20亿美元内,大部分集中在举办世界杯的时段。

投资:体育赛事举办前,必须建设、更新体育场馆,尤其是大型综合体育赛事,需要多种类型的比赛场馆。同时,场馆周边的交通、居住、商业设施也需要改建或新建。在体育赛事举办期间,需要迎接大赛参与者和观众,与之配套的服务也要跟上。这些服务项目除了餐饮、娱乐等设施外,还包括各色旅游项目。这些项目会吸引从政府到民间的大量投资,形成短时投资爆炸式增长,推动地区经济迅速增长,并在之后持续为地区服务。1964年东京奥运会建设了大量的基础设施,为东京跻身世界一线城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体育赛事过后,举办地会留存大量的硬件设施,继续发挥其功能作用,水立方、鸟巢等场馆,至今仍创造着经济和社会价值。

体育赛事对于举办地的投资、消费影响将长期存在。赛事过后,与赛事配套的各项投资还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发挥作用。除经济效益外,体育赛事还会带来世界目光,数十乃至百万的工作岗位,同时也为赛事举办国带来全球的游戏规则。



中国发展体育产业正当其时

体育产业的发展与经济密不可分、相互促进。

从历史看,美国、日本、英国、前苏联、南斯拉夫等国家的体育成绩、产业都随着经济潮汐、国际起落。

从规律看,当人均 GDP 超过5000美元时,体育产业开始迅速发展,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体育产业加速发展。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跨过9000美金,中国人进入了“吃饱了撑的”时代

从区域发展看,体育也成为多个城市的城市战略,上海、西安、成都等均提出打造赛事之都,希望以体育带动旅游、商业发展,也可以向世界展示城市形象。

以马拉松为例,2014年-2018年五年间,中国马拉松赛事数量翻了四十倍。2019年全国800人以上规模赛事达1900场,参与人次720万。预计2020年全国马拉松赛事场次将达到1900场,参赛人数超1000万人次,产业规模达1200亿元。至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总产值将达7万亿,从“朝阳产业”迈向“支柱产业”。中国发展体育正当其时。


体育,不仅仅是一个产业

体育产业已经形成了“体育赛事”核心环节——“体育用品、体育博彩等”衍生产业——“体育+”关联产业的产业链。

“体育赛事”核心环节:体育赛事是体育产业中的龙头,70年代,阿里与福尔曼、弗雷泽的电视转播助推了拳击运动的全球化,80年代,泰森将拳击运动带到巅峰,90年代,美国梦之队将篮球推广至全球,现在C罗、梅西、费德勒等体育明星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体育、热爱体育,姚明、李娜、刘翔等本土体育偶像也带动了中国人的运动热情。但国内体育赛事较弱,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目前体育产业在GDP中占比1%,跟发达国家相比比例偏低,如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体育产业占GDP的比重为3%到4%。占GDP 1%的体育产业中,30%多来自体育服务业,而体育服务业主要是体育赛事表演和体育健康休闲,这才是体育产业的核心。

 “体育用品、体育博彩等”衍生产业:上述国内GDP比例中,体育产业GDP60%来自体育产品制造业。李宁、安踏、泰山体育等体育用品制造业企业,目前有部分产品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to B领域,体育用品商应制定标准,如泰山体育产业集团,借助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的机遇,泰山体育与华东理工大学、山东大学等合作,成为北京奥运会最大的器材供应商。在北京奥运会全部302枚金牌中,有122枚是在泰山体育的器材上产生的,且“零失误、零故障、零投诉”,为中国赢得了赛场之外的“另一枚金牌”。2016年里约奥运会,泰山体育为跆拳道、柔道、摔跤、田径、自行车等11大项提供了近万件器材。其中,跆拳道、摔跤、柔道三个项目均以泰山的产品标准作为器材标准。目前,泰山体育获国内外专利1000多项,通过国际单项体育协会认证的产品达130多项,主持或参与制定国际国内标准90余项,在持有同类产品标准方面居全球第一。在to C领域,体育用品商应紧跟消费趋势,面对90后、00后新人群,推出新产品,如李宁推出“中国李宁”国潮品牌,扭亏为盈,代言中国原创。

 “体育+”关联产业:目前,体育本身大多不能直接产生效益,更多扮演“吸睛导流”角色。中国马拉松赛事绝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赛事运营公司长期亏损。体育产业就像火车头,带动商业、培训、旅游等“车厢”。其中,以“体育+旅游”效果最为突出,可以有效解决旅游业结构单一、季节性强、回头率低等难题,将赛事组织、IP打造、体育装备销售等更多产业纳入到产业链中,是旅游产业升级过程中的一个突破口。目前“体育+旅游”有三种主要模式:体育节庆活动、体育特色小镇、体育主题公园。此外体育+科技、互联网、商业、乡村……,体育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


体育,和平时代的文明战争,全人类共同的娱乐活动,激情、拼搏、友爱,展现国家、区域的建设与精神,也带动着经济、产业的发展。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结合5G、AR、AI、机器人等技术,为世界带来一场最具科技感的体育盛宴。

以邻居为镜,在新时代,面对以90后、00后为主的新人群,本次东京奥运会将是中国体育及关联产业发展的重要样本。

相关成果
related articles
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