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article is introducet

王志纲|阿甘的远行
时间:2020-01-18 07:51:32
发布者:须菩提
所属领域:草根大会  战略决策  地产江湖  
阅读量:530 

正文
article overview

本文根据智纲智库2017年会王志纲总结发言整理而成。


1

我今天想给大家讲一讲工作室的前世今生,昨晚想了想,觉得加了上这个副标题更恰当一些,叫做“阿甘的远行”。

在座的很多同事都是80后、90后,时光荏苒,没想到过得这么快,转眼我们都已经是花甲之人了,一代人就这样过去了。

我是50后,我所经历的很多东西都是在座很多人的父辈所经历的。我们几乎是完整的经历了中国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从中国最大的苦难,中华民族面临崩溃的边缘,到后来改革开放改变中国命运,从头到尾的参与了整个中国的巨变。

回头看去,可以说这三十年就好像穿越了一个时空隧道,所以我曾经在书里面讲过这样一段话“今天的中国就像一条巨龙,龙头接触了西方的现代世界,龙身还在工业化文明的隧道中转型,龙尾还扎在黄土地里面”,这就是今天的中国。老外看不懂中国,包括中国很多学者也看不懂,也许只有像我们这种草根才能真正看懂中国。

2017年智纲智库年会上王志纲老师做总结发言

当我们把这么多年的历史重新梳理消化以后,会沉淀下来一些文化和精神,这些东西的价值可能现在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是在10年、20年以后,我们会发现,在座的每一位,都创造了历史、沉淀了文化,这些历史和文化都融合在了工作室这锅老汤里面,如果你有幸参与了这个革命的过程,你会非常自豪的说,我没有耽误自己的青春。

过去我们总结过很多工作室的格言,当初说起来平淡无奇,现在回头看,会发现战略的确就是预见。

工作室在中国有这样的江湖地位,这么多老板要花重金买我们的方案,而且礼让三分、非常尊重。为什么?同样是做咨询,为什么我们的价格是别人的若干倍,为什么我们获得的尊严和地位远远高于别人,重点不在于我们付出的劳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帮客户买未来,对明天的把握,这是工作室的核心能力,是工作室之所以按钻石而不按黄金定价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两天的会议开得非常好,因为它有一个很清晰的定位,叫“传承”。这个会主要是给在座的80后、90后开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工作室要靠你们薪火相传,不断的往下走。但是到了这个平台以后,你们都搞不清楚这个平台是干啥的,只是按照一种谋生的方式,找一份工作,那真是你们也耽误了,也浪费了我们的平台。如果你们是按照一种事业来投奔“革命”,那就不一样了。同样是一种选择,你们所能获得的价值会有天壤之别。 


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谈谈“阿甘的远行”,谈谈工作室的前世今生。看过这部电影(《阿甘正传》)的都举个手看看。(几乎全场举手)大家全都看过了。我原本以为是我们老一代“革命家”才看的,没想到大家都看过了,看来永恒的东西真的能经受时间的检验。

这部电影25年前在中国上映,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我至少看了三遍。本人很少看电影,更不可能看三遍。在它之前,我记得只有一部电影我看过两遍。那是在1978年,日本来了一个大片,叫《追捕》。

当时我考进兰州大学,根本看不起电影,穷到了什么程度?一个穷孩子,后来知道大学背后有一个叫“战斗电影院”的地方,半夜去看电影只要五分钱,为了省这个钱,我都是半夜以后才去看。

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进了电影院,荧幕一打开,全傻眼了。一下子看到东京银座街头车水马龙,霓虹灯闪耀,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城市。那时候整个中国都是破破烂烂,像兰州的路上还有毛驴车。这种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太直观了。

1978年,王志纲考入兰州大学

而且,里面的英雄人物高仓健一出来,满脸疙瘩肉,和我们中国自己影视里面的英雄人物,一个个白脸小生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一下子,人性里面对英雄的崇拜油然而生。最后,还冒出一个真由美,美得不得了。两个人还谈情说爱,而且还接吻!那个时候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全场大笑)那个年代是没有见过接吻的,我们终于知道什么叫做“kiss”了,真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啊!(全场再次大笑)根本不像你们现在这样,kiss太容易了,我在25岁以前,从来没有摸过一个女人的手。这部电影真是把人性的东西全都调动起来了。

于是,第二天我又去看了一次!(全场大笑)

看完电影之后,我暗下决心,要学日语,要选修日本经济,毕业以后一定要去日本留学,最后最大的愿望,再娶个“真由美”。我在大学里面还真和一个日本女孩谈过恋爱,谈了两年,信都写了几十封,现在都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可能被林老师(王志纲夫人)全藏起来了。(全场大笑)

影片《追捕》

正当我们谈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提出要来看我,这下子问题严重了。在你们看来可能会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可是那时候要给组织汇报。到现在那个党委书记的样子还在我面前晃动,他说:“王志纲同学,你私人的事情原本我们是管不着的,可是你不是在追求进步吗?要追求进步这可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啊!”我这一听,才意识到这下麻烦了,再也不敢和“真由美”来往了。她写了很多信我也不再回复,这个事情就中断了,成了绝响,成了“远山的呼唤”。(全场大笑)

当时我们也和你们一样,在大学里有一个青葱岁月,但是那个时候的青葱岁月是非常压抑的。

这里面还有一件有趣小故事,我当时日语学得非常好,老师是东北人,还是“日伪时期”的东北人。我就一直在怀疑,他的日语到底标不标准。

终于有一天,我在图书馆遇到一批日本外宾,我马上激动的冲出来,跑上去用日语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中国人会说日语,本来还想再交流两句,结果隔壁的保安人员迅速就把他们带开了。旁边有个戴着鸭舌帽的家伙,跑过来问我叫什么,是哪个系的。我说问我这些干什么。他说:“你犯了天大的忌讳,知道吗!你违背了外事纪律!”

第二天全系开大会,本来谈的是别人的事,会议快完的时候,党委书记站出来了,他说:“同学们,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要强调一下,最近出来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我们系里面有个同学,严重违背了外事纪律,居然在大庭广众拦截日本外宾,和老外进行对话,是可忍孰不可忍!谁呀?站起来,王志纲同学!”所有的人齐刷刷的看着我。

在今天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在当初跟投敌叛变完全是一回事。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书记的最后一句话:“问题非常严重,念你是第一次犯,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马上问旁边的人,什么叫“下不为例”。(全场大笑)


2

话扯远了,当时真的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年代,再后来,看到了这部《阿甘正传》,为什么阿甘打动了我,我想是因为这部电影触及到了我的灵魂。在电影里面我看到了一个大智若愚的人,看到了一个保持着十来岁孩子心态的人,看到了一个在污浊不堪的世界里懵懵懂懂的人,说实话,这是我内心一直在呼唤的目标。

为什么这么讲呢?昨天晚上,有个记者来采访我,问到王阳明的事情,她一下子就激发了我对王阳明的评价。很多人把王阳明的心学捧上了天,甚至变成了宗教。其实,他们的许多解释是不到位的。

我认为我和王阳明的内心是相通的。王阳明说:“此心光明,夫复何求?”。这是他临死前留给后人的话。王阳明还留下四句话:“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很多人都会背,但是理解不到位。

王阳明心学里面有一个最牛的东西就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无法选择时代,也许你们会生活在盛世,例如在座的80后、90后,你们今天谈个恋爱,牵个手,搞个“kiss”很简单,你们要出国留学,到美国到欧洲随便你们选,你们的金钱父母亲都有积累,不是问题。但是,这些对当年的我们来说,全是问题。

我在23岁以前是绝望的,由不得我,没有选择。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付出天大的努力,也没有工作给你。你只能下乡当农民,想当兵,那是干部子弟的事情,想上大学,更是没门。

人在世上,有的时候会有运气。有可能生活在盛世,也有可能正好生活在一个灾难的岁月,怎么办?王阳明就正好生活在一个灾难的岁月,明朝在他那个年代已经严重腐败,宦官当政,社会公道不彰。王阳明当时想谈点正道,结果被庭杖四十,流放到贵州去,整个人一辈子就算完了。但是他在龙场悟道三年,一下子大彻大悟。

原本我们一直觉得命运是由外部环境决定的,所以总是怨天尤人。王阳明得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见解,那就是一切的一切取决于主观。“此心光明”,我不能选择时代,但是我可以驾驭命运,这是王阳明心学里面最重要的东西。那么,即使在黑暗的年代,我也继续尽情的燃烧我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一切由历史来评判。

在这种背景下,迸发出了王阳明的心学,在他五十七年的生命里,他用积极的、入世的态度,来对待生命中的一切,无论灾难还是不公。并且干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带兵平息宁王叛变,第二件事,把地方治理得风调雨顺,第三件事,留下了传颂千古,影响亚洲的心学。

我看完《阿甘正传》之后,感触非常深。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就是成为中国的“阿甘”。为此,我曾花了两年的时间拍电视连续剧,叫《阿文的的时代》,其实就是想拍中国的阿甘。只是后来梦碎了,这部片子没做成。我与那些编剧、导演们交往之后,发现江湖凶险啊,我根本驾驭不了这个行业。尽管没做成,但是那颗“阿甘”的种子,一直在我心中燃烧,于是便开始了工作室的历史。

1993年,王志纲(右)与杨国强(左)

这个人大家认识吗?碧桂园的杨国强,曾经的中国首富。碧桂园的传奇,车载斗量,就不再多说了。我与碧桂园的合作,现在回首,其实就是阿甘精神的延续。

当年,邓小平南巡以后,碧桂园在顺德北滘拿了1500亩地。当时中国的房地产,二三十亩就是大盘了,1500亩在全中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刚开始碧桂园盖了几百栋别墅,想发大财,没想到遇到1993年的宏观调控,面临死亡的威胁。这个时候,商人杨国强到处找救兵,但还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再后来又找到我,因为我在新华社很有名,初衷只是想借我的笔杆子帮他写几篇文章吹一吹,死马当活马医,看看有没有用。我看了以后,发现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就是找来一百个王志纲写文章都没有用。

后来,他问我那该怎么办,这一下就把我的潜能逼出来了。一方面我是学经济学的,另一方面在传播这块我在广东还是非常熟悉的,还有就是作为新华社记者,对于趋势和规律,中国的政治行情,还是有把握的。所以,在看完碧桂园之后,我提出了一系列思路,他听完眼睛都发光了,问我能不能当碧桂园的总策划师,而我也正好准备离开体制,就答应了。

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会吊起来卖,但我和他说,我们先不谈条件,我们先把这件事情做好,做成了之后再说。我的第一张名片上印着的就是“碧桂园总策划”。“策划”这个提法也是由于碧桂园这件事而产生的。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帮助碧桂园,他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能得到他的尊重,我也很高兴,诲人不倦,并且帮他办成了碧桂园贵族学校。通过学校筹集了一批流动资金,又凝聚一批新富家庭,按现在的话叫“自带流量”,把整个盘给救活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只谈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用成本价买了一栋别墅,第二个是让我的两个孩子进入我亲手创办的贵族学校。

满打满算用了三年,碧桂园算是成功了。其实,那个时候我做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战略孵化”,现在不过是跟你们重新提了出来,这里面有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当王志纲从一个人变成一群人,变成一个平台的时候,就要提供这种服务产品,所以服务产品的1.0阶段,肯定是服务方案。但现在你们已经成长起来了,时代也进入了新的阶段,我们就必须要从战略策划转向战略孵化。

在碧桂园这件事情里,我总结了很多经验,包括对老板和商人的理解。我把我们比作火箭,火箭把卫星送上天以后,要学会自动脱落,从没见过有哪支火箭会在卫星上轨道之后,绑在一起享受荣耀的,这是“自动脱落”理论。另一个是“最后一个馒头”理论,老板只能记住最后一个帮助他的人,而之前的帮助都会遗忘,因为健忘是老板的本性。

为什么我们帮助很多老板当上了首富,特别是在生死关头帮助了他们,但是他们成功以后,我们反而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了呢?有些人说王志纲工作室只能帮助小的,帮不了大的。但是他们错了。是因为当老板快要死的时候,他会愿意和你分享江山,他要利,你要名。当他走向成功以后,他名也要,利也要,他需要的是擦鞋的、拍马的、恭维的、抬轿子的。王志纲工作室作为一个丙方的立场,绝对不会扮演这种角色,所以自动脱落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3

碧桂园之后,中国知道了一个策划业,知道了一个点石成金的故事。全国的商人纷至沓来,王志纲工作室也应运而生。


1993年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正式成立,原名为“熊猫工作室”

1994年,我就下海了,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自我定位的事。和你们现在不一样,现在体制外占了九成,而当年体制外是非常小的。我那时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盯着田里,旱涝保收,我那个时候的名片叫做“独立制片人”,“市场策划人”,“自由撰稿人”,当时老板朋友,看到了我的名片,说:“王志纲又要自由,又要金钱,又要名声,不可能,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扯淡!”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又见到说,你们这条路真的是走通了。

为什么当年我给自己这三个定位,“自由撰稿人”是希望延续我写文章的这个传统的职业,给家里挣点柴火钱,“独立制片人”和“市场策划人”是当时我拍了一些电视片,同时也在做一些市场策划的探索。

这张照片里的故事很有意思。这是工作室的诞生之地,在五羊新城旁边的一栋高楼里,当时我终于有自己的大班台了。这个广东老板来找我谈了两个小时,想游说我去做他广告公司的总经理,说要把公司送给我。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要送给我呢?后来他说了真话,当时没有“IP”的说法,他说把我当成菩萨在公司里供起来,生意就好接了。我拒绝了他,因为我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碧桂园之后,我们开始了策划的探索和摸索。在1996年,一个非常出名的记者谭启泰写了本《谋事在人》,并且把我们碧桂园的故事写了进去。在座的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你们的父辈可能都知道。这本书可以说是上世纪中国最励志的一本书,发行量几百万本。

这本书出来以后,各种各样的生意都找上门来了。我印象特别深,什么卖酱油的,卖避孕套的,各种奇葩。我当时的助手每天都在接电话,那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后来我们有了第一部大哥大,有了第一部车,那个时候我的助手说:“为什么不买一台奔驰,这样才能收奔驰级别的价钱啊。”在他的印象里要先把行头摆起来才能收高价。我开玩笑说,就冲你这句话,我明天就开拖拉机过来。


1999年,水帘洞前集体合影

这种精神,让我们在照片里的水帘洞奋斗了很多年。这种精神让老板们和客户们不会从行头和外表上来掂量王志纲工作室,而是追随你的本质和能力。

工作室当年出名以后,很多人来投奔,像上海中心的路总(路虎-上海中心总经理)就是其中之一,当年一个人从东北跑到深圳,一待就是三天,一定要见到我。他说:“我不谈条件,只要让我在这里待三个月,不管是拖地还是擦桌子,我都愿意干,三个月以后,行,就留下,不行,就走人。”

这个故事我和很多人都说过,一个人是寻找职业还是寻找事业,是来投机,还是来投奔,高下立现。一个对自己充满信心的人,从来不谈条件,前提是他认可这个平台,是理想的追随者。如果一个人对自己没有自信,秤斤秤量和老板谈条件,要求年薪百万,可能干了一个月两个月以后,不行照样得走人。

水帘洞时期是工作室经历风风雨雨的岁月,也就是在这样动荡的年代里,让我们更加清楚的认识到:第一,治军必先治校、第二,企业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愿景、有自己的方法论。那么在这个时候就产生了一个手写的工作室的“宪法”,这里面有许多具体的东西,比如:下班要关空调、不能随地扔瓜子,里面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就是工作室的哲学,就是我经常讲的:我们是谁、我们的宗旨是啥。

1999年,智纲智库广州中心成立

包括一些工作室格言,比如礼治君子、法治小人、无为而治而治圣人,比如当你感到每天都有爬不完的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这说明你在继续进步,当你感到每天无所事事的时候,就说明这个地方不适合你,还有很多《工作室必读》里面的格言都是在这个时候提炼出来的。

这些东西作为工作室的魂、工作室的精气神、工作室的文化,在我们的身上流淌并且会不断延续下去。

这一点我感受特别深,当我们工作室的下一代开始接班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所谓的成人礼,都会有动荡期,关键看你怎么面对它,化解它,利用它,最后你会意识到那其实是一笔财富。

比如说五年前上海中心风起云涌的时候,有一派以名校出身为代表的人直接拉了一半的人走了,另创江湖,后来我去了一趟上海中心,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这是任何团队在成长的时候必须碰到的成人礼,就像一个人成年必须出麻疹一样,这是必然的,没有经历这个过程是成不了人的,我也经历过这个过程,经历这个过程是好事不是坏事,但要记住一点:只要一个人不打到自己,谁都没办法打到你!后来你看,上海中心退一步进两步又上了一个更大的台阶,一批年轻骨干力量一下子撑起来了,在这个时候我相信基础已经夯实了。

所以说很多东西都是在苦难当中磨砺出来的,不经历这个过程是不可能成长的,一个团队不能没有愿景、价值观和企业文化,没有的话他就是土匪、就是雇佣兵,看起来很强大但是又弱不禁风,就是我经常讲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工作室员工在东方玫瑰花园头脑风暴

什么样的人是人才?就是你把事情交代给他,你能睡得着觉的人就是人才,其实我们工作室对人才的衡量很简单,就是靠不靠谱。事情交给你,我能睡得着那你就是人才,要是提心吊胆那就完蛋了。所以你们这些总经理管理员工的时候也要注意这一点,不然大厦垮了,责任在你。

我们的历史是自己写下来的,我们要一步步的往前走就必然要跨过一个个的挑战,没有人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

这个星河湾战争我要提一下,因为这是工作室历史上发展很重要的阶段,当我在93年到95年,使得碧桂园这个革命成功了以后,97、98年我们基本上是在吃碧桂园的老本,这时候很多人都聚集在碧桂园下面,说碧桂园是他们做的,由于我本人不愿意摧眉折腰事权贵,倒过来反而我成了一个贪功的人了,到了99年的时候,这种风气更加厉害,还出了一本书叫做《老师下课吧》,因为当时把王志纲当做话题来做是最有市场的,据统计这篇文章全国有上百家报纸转载,还有些人把名字改成了“策划大师逃之夭夭”、“策划大师王志纲的终结”。

当时整个社会风气可以说是乱了套了,本来我想拯救中国的策划界,帮助这些江湖人士走上正道,后来我看不行了,只能独善其身,我意识到这个时候必须要用一场战争来证明我们自己。



1999年,王志纲与黄文仔考察珠江边地块

1999年战争真的来了,星河湾的土老板黄文仔找到我,一个做家具的老板在华南板块拿到了一块地,后来我才知道钱都不是他的,他只是占了三分之一,负责操盘,另外整个华南板块强手如云,只有星河湾一个名不见经传,在帮助星河湾的三年时间里,基本上都是现场直播,保持一个高频的曝光率,让全世界看到我们是怎么打这场战争的。


星河湾汇报会议

这场战役的成功,不仅开创了一个新的品牌星河湾,而且开创了一个时代,整个中国楼市看广东、广东楼市看华南、华南板块掀起你的盖头来、中国出了一个星河湾。通过这场战争,整个中国的地产界全部向广东行注目礼,所有的地产老板们唯恐不跟王志纲工作室合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上要感恩,下要寄情,其中特别要提一下云亮,云亮当时作为一介书生,我让他担任整个项目的总指挥,黄文仔要求换掉他,我说坚决不行,后来他不负众望,星河湾在中国一炮打响。从此以后江湖闭嘴,再不敢说王志纲工作室的一个不是,王志纲工作室成为中国地产界名副其实的教父,在当时胡润影响力榜上,唯一一个不是地产商的机构。


4

这个时候全国的生意都找过来了,云亮就开始头大了,一下子招兵买马,光总监就招了好几个,我当时就跟云亮说,你要尝试也可以,但这不是工作室要做的事情,工作室要的不是金钱最大化而是价值最大化,最后没过两年云亮这条路就走不通了,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业务迎来了另一个急转弯——城市经营。

2003年,工作室在成都会战

2003年成都市委书记找到我,当时还在非典时期,许多人认识不到它的价值,我却冥冥中感觉到这将是中国未来的10年,后来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在成都打了一场会战,当时工作室所有人全部聚集在成都,这次会战不仅帮助成都成为中国的西部之星,而且开创了一个中国城市经营的风潮,由此我写了一本书《城市中国》,这本书几乎成了所有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的案头必读,从此王志纲工作室迎来了一个华丽转型。

每场战役打下来,工作室都会收获一两个将军,现在你们看到的总经理当年都不是策划或者规划专业出来的,但是现在也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是通过一场场战争锻炼出来的。

2003年,王志纲与与吴亚军(左二)考察龙湖项目

深圳中心的段总(段明-深圳中心总经理)就是这么过来的,当时段明做完三峡项目,直接就给汪洋(重庆市委书记)汇报,当时个头不高上台还要踩个凳子,这种精神我在年轻一代身上同样也看到了,就是见了皇帝不磕头,敢于在众人面前气定神闲的进行宣讲,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当时汇报完以后,市委书记就跟我说,这个小丫头了不起。所以说要让别人接受你、喜欢你、离不开你。这是一个过程,工作室的许多老总都经历过,刚开始人家不待见,后来待见了,接受了,也就把我解放出来了。

我们在打成都会战的时候,工作室有一个很重要的战略突破,我把它叫做抓大放小,放弃了常规地产,我们专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凡是别人能做的我们尽量不做,这是王志纲工作室的价值。所以我们后来进入了北京,这时候广东一个大佬在北京拿了五六个项目,规模非常大,也就是在这时候工作室的精神就体现出来了,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背起书包就出发!很多工作室的骨干一下子都北上了,我记得当时租了一个破旅馆,叫求实饭店。与此同时,上海又在委托我们,结果一纸调令,路虎就背着包去了上海,慢慢的开始了我们的全国布局。

上图:智纲智库北京中心成立。下图:路虎(上海中心总经理)只身征战上海滩

后来非典完了以后,路虎又再次去了上海,那个时候的路虎低潮到什么程度啊,每天打瞌睡,精神萎靡不振,一直睡办公室,生活没有规律,有段时间我都很担忧,担心会出什么毛病,但这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所以我跟你们说在做的领头羊的时候你们都会经历这种过程,这是苦难也是成人礼。

2004年呼伦贝尔的呼唤,这个时候我就让路虎的团队去做这个项目,大家看这张照片,这是孤独的牧羊人路虎,这个地方就是苏联红军和日本关东军打仗的诺门罕战场,这个时候路虎还带了一个人,江南小白脸,现在的徐总,站起来给大家看一下,我说这个人是谁啊?他说是一个华东大学的研究生,后来我一看这个小白脸,半个屁股坐在凳子上,拼命的记录,脖子是歪的,身子是卷曲的,然后脸是苍白的,我说这种小子怎么能行啊,到了这天苍苍野茫茫的地方,一直担心他到了高原会拉稀,没有想到十多年下来以后,小徐变成老徐,用他的精神,告诉我们什么叫人不可貌相,这也说明一个人的精气神不在于他外在魁梧不魁梧,而在于内在的这种能量,这就是上海中心的第一名员工,徐露农(上海中心副总)。

后来伴随徐露农的加入,大概用了7、8年的时间,最后才形成了上海中心的团队,刚才那个大眼黄栋(上海中心副总),已经是第二批人了,刚来的时候傻乎乎的,学经济地理的,哪懂策划啊,当时我印象最深的是去他们学校的时候他出来接我,第一次见他,当时我心想,这个小子的眼睛怎么这么大,后来再见他感觉到这个小子的眼睛是清澈透明的,还有就是对工作室有一种敬仰,但是又说不清为什么?但是就是这样带着敬仰又说不清楚的人,最后从偶然进入必然,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上海中心的团队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强大,整个工作室的架构基本形成。


2001年,王志纲与王文学(华夏幸福基业董事长)在工地现场

工作室的这些格言都是在率领团队打仗的过程当中总结出来的,原来是我自己的一些感受,后来是带兵打仗的一些要求,合格的领导人应该是跟我上而不是给我上。这是一个深刻的感受,不养当官的,不养只会耍嘴皮的,而是带队打仗,所以到今天为止形成了工作室最好的传统,它融化在血液中,当一个人还没有练就这种功夫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找个人来干,所以跟我上和给我上是有很大区别的,不要小看这个事情。

出窍、开窍、归窍,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不管你今天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还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不管你学了多少现代知识,到了王志纲工作室来都必须归零,只有归零你才能吸收更多的东西,才能够把整个工作室巨大的文化,价值,知识全部吸收进去,最后通过三年五载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偶然到必然,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你也会像王阳明一样,忽然有一天开悟。

我相信我们今天在做的很多优秀的人都经历过这个过程,最典型的就是刚才提到的黄栋,刚开始就是朦胧胧的人,五、六年以后,有了自信了开悟了,就可以归窍了。什么是归窍?归窍就是把你昨天的很多优良品质,全部拿回来植入你这片新的土壤,这个时候你就会是一个全新的人,现在的黄栋就可打大仗了,到哪里都可以和当地的省委书记和省长交流,我相信很多工作室年轻的员工都有这种可能。

2016年9月,智纲会走进贵州兴义,引发当年度兴义旅游市场井喷,智纲智库开创“策划+孵化”新模式!

但像黄栋这样一批清澈透明的人有一个巨大的弱点,他毕竟是一个书生,智商高但是情商并不高,也就是说当他面对很多野生动物很多商人的时候,可能会被别人看出他羊的那一面,这个时候商人就会用狼的方式来对付他,怎么办呢?你们记住一句话,当你们和企业打交道的时候,不是比谁更狠更邪,而是邪不压正,当你用正的方式对付他的时候,他就会感到自惭形秽,如果我们不是去强化这种正能量,而是和他们一样去用那些小技巧小聪明,没有任何意义。那样你就会进入他们的游戏规则,我们是会被玩“坏”的。


5

往下走,这是工作室历史上又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了,08年的时候王健林找到工作室,给我打了三次电话。第一次我拒绝了,因为它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志纲兄啊,能不能到我的万达总部来一下,大家记住和工作室合作有一个条件:不是非常特殊的情况绝对不到对方的地盘去谈合作,这也是检验对方是否真诚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2008年,王志纲(右二)与王健林(左一)实地考察长白山

王健林打了三次电话找我,两次都拒绝了,我并不是刻意装的,因为他前两次的邀请违背了我的规则。到了第三次,他说:“不是别的,是万达北京中心建成了,我的一帮朋友非常想见您,想跟你探讨一下合作,能不能过来坐一坐。”我说:“坐一坐可以,反正去吃饭嘛。”后来我去了以后看到了中国一批幕后的大佬,他们就是想干一件天大的事,进军长白山。

这场战役关系到他企业的命运,长白山能不能?做怎么做?他身边这些上百亿上千亿的老板也是心里没底,都极力推荐王志纲,说只要王志纲说能做这事基本就能成,最后才找到我,后来我们包了一架飞机,在长白山三天到长春两天一共五天下来,能不能做?怎么做?做什么?全部帮他们解决了。

方向敲定了以后,上海中心路虎的团队马上开始项目的调研,后来路虎他们做了几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第一,长白山滑雪场的选址,如果按照当时政府给的那块地作为长白山滑雪场的话,那么这个滑雪场就彻底毁了,别的我不敢说,我对高尔夫和滑雪场的理解在中国还是很精通的,我上去一看就知道这个选址不对,后来路虎他们开着直升飞机带着大家把长白山全部转了一圈,最后终于选到了今天大家看到的高级、中极、初级的几十个滑雪场,第二,滑雪场的设计团队我直接给他推荐了加拿大冬奥会的原班人马,基本上照搬这个设计,所以他们没走什么弯路,另外三个高尔夫球场的设计师,推荐的也是我最中意的两个设计师。

智纲智库团队考察长白山

最终形成了长白山的三菜一汤,冬天这道菜,中国最好的滑雪场,夏天这道菜三个世界级球场,还有就是十几个酒店形成的度假休闲小镇,这个项目的落地开创了文旅产业的新时代,使万达敢于从商业地产淡出,进军文旅产业,短短的八年时间,从五百亿的企业进入三千亿。这件事情也是工作室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事情,这次战争工作室可以说再一次让人刮目相看,这也让工作室跨大步进入全域旅游休闲文旅产业,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使得工作室东西南北中五个中心几乎都能在旅游上大展拳脚。

这是09年智库元年,为什么把这一年叫做智库元年呢,我当初下海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个愿景,我说我们下海不是为了简单的谋生,而是要打造中国的战略思想库,但是当时谁都不知道什么叫战略思想库,我们只能叫做商业思想库,为什么叫智库元年呢,就是在这一年中国人终于明白智库的价值,就在这一年中央也开始对智库有了新的认识了,就在这一年王志纲工作室走了15、6年的探索,积累了成百上千的案例,锻炼出了自己成熟的团队。在中国几乎没有第二家跟我们相比,所以我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中国的智库元年开始了,工作室也开始了中国的智库元年,我们任重道远。

这张图片是咱们的书院,照片里是书院班的成员,书院班的成立预示着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案例变成一种教学模式,去孵化企业家和老板,所以交换一个苹果各得一个苹果,交换一个思想各得两个思想,下一步比如说我们国际游学,跟着老王一起玩,这种模式也是一种新的发展,最后23年走下来,王志纲工作室这锅老汤,他的溢出效应逐渐显现出来,第一,要打造中国最好的智库。第二,我们有五支团队,东西南北中,纵横捭阖像五只野战军一样。第三,我们有自己的书院可以进行研究和培训。第四,我们出版了很多本工作室的精华书籍。

我相信很多年以后当人们回头看中国历史的时候,工作室所出版的这些书绝对不会亚于其他书籍,因为它的含金量都是非同一般的,时间越久他的价值体现的越充分,那么还有第五个啥呢,工作室的这个溢出效应,品牌效应将会体现在外界,所以有了草根大会,我们为中国所有的草根代言,今年是第五届草根大会,3月18号继续在广州召开。

工作室今年将会端出一桌非常丰盛的盛宴,明天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企业家向何处去,这些问题可能都会在草根大会中得到答案,坚持上十年八年以后,把它打造成一个巴菲特大会不是不可能,等我到了70岁的时候,抱个手风琴,一边谈一边唱,把咱们这些老同志,都叫过来,回想昨天的故事,就像金庸武侠小说一样,像雪山飞狐一样,那个时候你会越来越发现,虚的越来越值钱,实得只是一个前提,只是锅里边的汤底和汤料。

简单的把工作室的历史回顾一遍,因为啥呢,健忘是人共同的特点,温故方能知新,特别是80后90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优良传统。

昨天大家发起了一个问题,王志纲工作室到底是个啥?它的精神是什么,它的宗旨是什么,它的哲学是什么,我看大家在群里都写了自己的看法,有上百条,非常好。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工作室这三句话是最有价值的,比较符合工作室的历史,形象的说就是阿甘精神。

第一句话,抱朴守拙:就是傻瓜哲学,就是阿甘精神,就是草根精神,就是对事物本质和本源的追求。不装逼、不作假、不搞小聪明小技巧,勤勤恳恳的做自己的学问和案例,用时间换空间,日积月累,从量变质变,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总有一天会开出时间的玫瑰。

第二句话,丙方立场:首先我们是卖方市场,其次是我们选择客户,最后我们是游戏的指导者和规划者,包括下一步跟很多客户合作的时候,不符合我这个原则的宁愿舍弃,不能将就。

最后第三句话,与时俱进:记住,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永远不要自满,永远要腾空,最好的项目永远在明天,这样才能越干越有劲、越干越有尊严感。最后到了晚年,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没有虚度年华。

好,谢谢大家!

相关成果
related articles
智库分享